History

陳享及蔡李佛拳簡介

蔡李佛拳派始祖-陳享(1806-1875),字典英,號達亭,系江門市新會區崖門鎮京梅村拱北裏人。
陳享是清朝晚期嶺南武術界的傳奇人物,傑出的技擊名家。其幼年聰穎,愛好武術。七歲便隨族叔陳遠護(族譜記載輩份比陳享高四輩)習技。陳遠護乃少林俗家弟 子,骠師出身,曾師從廣東肇慶鼎湖山慶雲寺的”獨杖禅師”,為”洪佛拳”高手,晚年深居于新會圭峰山等地。在陳遠護的悉心教授下,陳享十五歲時已練就一身 本領,並在崖西坑頭村及新會周館等處任教。因其技藝高超而聞名鄉裏。
1823年,陳享為求深造,經陳遠護推薦,投拜至善大師門徒李友山(新會七堡人).李為當時廣東著名的拳師,擅長棍法和腿功。他見陳享乃可造之材,遂納為 首徒。四年後,陳享盡學李家拳藝,集南拳北腿絕技于一身。因在廣州抱打不平,重創流氓惡棍曹晉虎,受到曹的師傅王佐清(南海捕頭)的逼害。在與王的對抗 中,陳享只身在順母橋泉香樓力敵數十人,令其名字在羊城初露頭角。隨後,為助朋友解難,拳傷南堤花樓無賴魁首胡九,偶然認識了廣州十二甫的名醫鄧彪,聞得 有少林還俗高僧隱居于羅浮山。為臻更高境界,其征得李師同意,前往羅浮山白鶴觀又拜蔡福(即青草和尚,花名爛頭和尚)為師。蔡福的少林內家功夫造詣甚高。 他見陳享學藝極有誠意,品行優良,根基甚牢,且悟性過人,于是收之為徒。此後近十年,蔡師將佛家心法、少林內功及醫術悉數授予之。由于陳享刻苦好學,锲而 不舍,近而立之年終于學得大成,辭師返鄉。
陳享在返新會途中,路經增城縣境時,恰遇增城匪患成災。時任增城知縣楊先榮、參將雙達、遊擊湯骐照(新會人)領兵及組織鄉勇進剿,屢遭失敗,鄉紳尹端熊等 134人殉難。無可奈何,知縣只好張貼榜告,招募能者勇士。陳享探明情況,在金牛都(今正果鎮)拜會同鄉湯骐照,揭榜進見知縣。身懷下山時蔡福贈予的兩把 短刀,只身深入蝦公塘等七條村莊的匪陣,左衝右突,如入無人之境,將土匪打得落花流水,救出多名被困官兵。初戰告捷,隨即與湯骐照一起領兵乘勝追擊,全殲 了占領三十二條村莊的土匪。事後,由內閣大臣兼兩廣總督瑞麟上奏道光。朝廷授予陳享”忠勇侯”官銜,並封號”達亭”。
自小深受”反清複明”思想熏陶,只想為百姓除害,時刻牢記蔡福臨別囑咐”不便為仕”師訓的陳享,使盡千方百計辭掉官職。回到會城,開設”永勝堂”藥店,縣 壺濟世,並苦心鑽研武學。前後花了兩年時間,將曆年所學,去蕪存精,集多家掌法、腿技、拳術之長,于道光十六年(1836),獨創剛柔相濟、攻防兼備的武 術訓練體系。為報答三師培育之恩,命名為”蔡李佛”。身懷絕技的他,應鄉中父老之邀,在京梅”緣福陳公祠”設立”洪聖”武館,傳授武學。因技藝實屬非凡, 故名揚四方。兩廣各處的武術愛好者紛紛投于門下,京梅村遂成了蔡李佛拳派的發源地。
1839年-1840年間,林則徐”禁煙”,陳享義不容辭,協助林則徐訓練義勇水師。鴉片戰爭爆發,他毅然率領衆弟子投入廣州虎門水師衙門麾下,英勇抗擊 外來侵略。因清政府屈膝投降,林則徐被貶,香港被割讓。他看透了滿清政府的腐敗無能,帶衆弟子返回京梅,抱著”以武強族”的信念,積極宣揚”吾技進可禦外 侮、退則強身健魄”的主張。一邊悉心傳授武技、一邊抓緊策劃”洪聖”武館的組織發展,見時機成熟,于1845年在京梅設”洪聖總館”和”祖師堂”,指派陳 大楫、陳典桓、陳燕贻、龍子才等多名高徒分赴兩廣各地開設四十多間”蔡李佛洪聖館”,分布情況是:
陳大楫于廣州;陳典尤于南海;陳典垣于佛山;陳典承于中山;陳謀莊于番禺;陳典邦于東莞;陳典惠于開平;陳典珍于台山;陳孫棟于恩平;陳承昱于鶴山;陳大 威于肇慶;陳承顯于會城鎮;陳燕贻于江門;龍子才于廣西浔州。陳大成、陳勝典、陳謀榮、陳典洪等在新會的二十六條鄉設分館。由于組織得力,一時間蔡李佛洪 聖館像天女散花,發展神速。陳享根據蔡福大師的贈聯,在京梅總館挂”洪材定取文章事,聖算還推武略通”的關帝聯;祖師堂對聯是”蔡李佛門源自始,少林嫡派 是真傳”;門聯為”拳出全憑身著力,棍來須用眼精神”;各分館對聯是”英棍飛騰龍擺尾,雄拳放出虎昂頭”。
各地武館蓬勃發展之際,適逢太平天國運動方興未艾,衆多蔡李佛弟子加入起義軍隊伍,馮雲山(太平天國南王)等人還成了”金田起義”的主將。陳享則秘密協助 其師兄陳松年”扯旗起義”于江門狗山。1853年,太平天國攻陷南京,曾國藩在各地征募鄉勇。陳享深知自己曾是朝延命官,恐被征用,淪為鷹犬,遂與妻子黃 氏攜幼子安伯及官伯分別到南海、順德、中山、東莞等地躲避,借機弘揚首創的蔡李佛拳。
1856年,陳享赴太平天國翼王石達開處當幕客,協助訓練起義軍將士。”天京內讧”後,他辭別翼王返新會。不久,太平天國農民運動失敗,清政府追捕太平天 國余黨。陳享被逼逃往香港,輾轉南洋哈蒙、明古、吧城等埠,以授拳行醫為生。其精湛的拳藝贏得極佳的聲譽,所傳授的”鐵箭拳”(即蔡李佛長拳)在南洋一帶 廣為流傳。在任新加坡廣東會館及福建會館的武術教師時,”金山大埠”有位名叫基利士的外國惡霸,憑有點拳腳,自稱世界大力士,恃技橫行,每年都向華僑勒索 所謂”年規”。遇有拒交者,均遭他拳腳摧殘。華僑們忍無可忍,以中國會館的名義聘請陳享去主持公道。他懷著滿腔愛國熱忱,慷慨應聘前往。到達”金山大埠” 後,即與華僑們一道柬請基利士談判。勸其取消”年規”。基利士竟然提出先要立下”生死文書”比武。比武中,基利士用淩厲的拳腳猛攻要害,欲置人于死地。但 享公身手靈活,擅走活步,忽前忽後,忽左忽右,恍如遊龍一般。基利士見自己拳拳落空,便暴跳如雷,猛地飛起右腳,使盡全身之力踢向陳享心窩。陳享避其鋒 芒,隨即一招”騎龍扛掌”,將之抛了一丈之外,基利士不甘敗陣,從地上爬起來再戰。陳享看准空隙用右肘撞其胸口,致其胸骨折斷,倒地不起。在場觀戰的華僑 出于氣憤,一致要求將其斃命,以免後患。有良好武德的陳享沒有乘人之危,令人將基利士扶起。此後近一月,陳享施用少林跌打醫術給基利士治傷,直至其康複。 基利士完全被陳享的技藝武德所折服,在當地登報公開向華僑致歉,並保證永遠不欺侮華僑。從此,陳享的威名不徑而走,名揚海外。他隨後受僑美陳氏聯宗會的邀 請,留美任武術教師三年。蔡李佛拳藝走出國門于太平洋彼岸開始傳播。期間,他還赤手空拳擊斃一只美洲老虎,虎皮曾存在京悔村的康王廟,可惜解放初遺失。
清同治年間,年近花甲的陳享應香港廣東會館之聘,任武術教頭。適逢港英政府興建跑馬場,為招攬生意,聘得一俄國大力士在灣仔設擂台,公開挑戰中國武術。當 時在港的十多名中國拳師與之打擂,均敗陣而歸。因而,大力士目空一切,登報宣稱:中國人無能,沒有一人能敵過他的一只手臂。陳享在其衆徒的懇請下,前往應 戰。因打擂是按”西洋拳”的規則,雙手戴上拳套,不許踢腳用肘,中國武術的手法受到掣肘。他沈著應戰,運用閃電般的步法左閃右突,避其銳氣,同時暗中摸清 對方的拳路和破綻,來回數十回合,體壯如牛的大力士出拳的威力開始減弱。陳享見時機已到,看准對方破綻,故意讓開”雄門”,躲過大力士的一記重拳,以泰山 壓頂般使出”擂陰槌”,直插大力士的脅部。俄國大力士慘叫一聲倒地,方欲起身又跌下,最後只能用擔架擡走。
蔡李佛始祖館舊址
1868年,陳享落葉歸根,重返故裏。他繼續指派高徒主理各地分館。是時,京梅始祖館由長子安伯主理;新會各地和江門的分館由次子陳官伯及首徒龍子才主 理;佛山分館則由張炎接替年老且雙目失明的陳典垣為主理。享公在家安度晚年,期間仍孜孜不倦,系統輯編武學理論,專注著書立說,將少林內外功法、跌打醫 術、佛家技擊心法,西洋搏擊技法等特點,結合自己平生所學和多年的實戰經驗、教學體會總結編成《蔡李佛技擊學》等書,以傳後代。
光緒元年(1875年),八月二十日,這位傑出的武術家于京梅村逝世,享年七十歲,靈骨現安葬在京悔後山(豬山)西側。
陳享創立的蔡李佛拳,拳路氣勢磅礴,別具一格,有”南拳北派化”之稱。其中有拳術39套,對拆類54套,器械類64套(其中棍術14套),樁類練習法18 套(俗稱18木人樁),獅藝套路9套,內功練習套路等合共193套。技擊手法有30種,掌法有28種,橋法有29種,槌(拳)法有35種,身法有14種, 腿法有16種,步法有18種。體系相當龐大,並訂下辨別同門以”域”、”的”、”益”、”嚇”、”鶴”五音為標志。
“洪聖始祖館”由三祖陳耀犀主 理時易名為”雄勝始祖館”,先前香港、佛山等地的蔡李佛武館已易名為”雄勝”或”鴻勝”。直至二00一年十二月,始祖館重修落成又恢複最初的館名。蔡李佛 誕生一百六十多年,現枝繁葉茂,成為中華拳術的一大流派,風行嶺南,遍及亞、歐、美、澳五大洲許多國家和地區。據省武協有關部門統計,超過三十五個國家和 地區都有蔡李佛功夫總會或聯會。現有澳洲、美國、美國夏威夷、阿根庭、智利、哥倫比亞、葡萄牙、西班牙、芬蘭、波蘭、德國、加拿大、紐西蘭、新西蘭、新幾 內亞近二十個國家和地區的國外蔡李佛洋弟子派代表到”洪聖始祖館”溯源認祖。
陳享不愧為心存民族主義大義的英雄。他奮發進取、锲而不舍、不畏強暴、不屈不撓的精神,值得我們敬仰學習;他尊師重道、飲水思源的民族優秀傳統美德,值得 我們傳頌繼承。陳享的人生軌迹,給武術愛好者提供一定的研究空間。他雖深受當時嶺南多名武林志士”反清複明”的狹窄民族主義思想熏陶、影響,但當遇到百姓 有難、民族危亡之時,卻盡棄前嫌挺身而出,義無反顧;他痛恨晚清政府的腐敗無能,投身太平天國農民革命運動;他被逼離鄉別井,又不遺余力推廣武術運動,使 武術瑰寶從半封建半殖民地的國門走出,傳播于別國他鄉;當別人在自己國土,侮辱本民族時,他又義不容辭,慷慨赴會,雪”東亞病夫”之恥。無疑,其諸多的傳 奇故事,從一個側面,可以窺看嶺南武術近代史的面貌。蔡李佛及洪聖武館的發展曆程,可以印證民間南派武術運動從晚清到”開放改革”百多年來各個時期的基本 狀況。
新的世紀剛到,適逢北京申奧成功,中國加入世貿組織,洪聖始祖館重修落成,蔡李佛的發源地首次迎來了十多個國家和地區的”洋弟子”,這是一個新的開端,是一種中西文化融洽交流的形式。蔡李佛已成為中華武術運動的一部分,它不僅屬于中國,而且屬于世界。